當前位置:媒體報道 > 正文
新華網:大眾婚戀難,如何助其"馬上有緣"? 2014-02-12 來自 新華網

新華網上海2月12日電(記者鄭鈞天 杜放)近日,記者在上海、北京兩地的火車站隨機采訪了多位返城的年輕外來務工者發現,精神、情感的強烈需求不能很好地得到滿足,成為困擾漂泊異鄉“農二代”們的首要心理問題。專家認為,打工枯燥、業余空虛、擇偶困難的現實,已影響其正常生活狀態,成為城鎮化社會中的新考題。

新生代農民工遭遇婚戀困境

    多數農民工表示,“找對象難”是目前的最大難題。這一人群普遍面臨想交友沒時間、想戀愛沒人選、想傾訴沒對象的困境,強烈的情感需求無從宣泄成為困擾他們的首要心理問題。

  據有緣網調查,目前中國有六成新生代打工者處于單身狀態。來自山東菏澤、現年25歲的阮文輝已在上海打工多年,他認為,“經濟收入有限、社會地位低、交友圈太窄是新生代農民工難以找到‘另一半’的主要原因。

  “‘交友圈太窄’是導致年輕人戀愛難的首要因素。”有緣網首席執行官董艦表示,中低收入草根用戶的情感需求需要關注。他們的日常生活比較枯燥,生活圈子比較小,因此,打造一些低成本、簡單易用的婚戀交友產品才可能獲得這部分群體的認可。

  記者采訪了解到,階層地位、社會角色、流動性的工作,都給他們的戀愛、擇偶、結婚、生育以及子女撫養等蒙上了一層陰影。董艦認為,相比本地居民,在外打工的青年男女在婚戀時可能面臨更多困難。人地生疏、缺少與外界接觸的機會,一些制造業工廠男女工比例失調,加上流動性大、缺乏渠道,外來務工人員的婚戀問題需要更多社會幫助。

  缺乏交流渠道成單身“首因”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中國在2012年有超過1.6億農民工外出打工,其中21歲到40歲的農民工比重超過54%。與父輩相比,新生代農民工離鄉土更遠,卻未必距城市更近。城市經歷使他們的婚戀觀更加現代,但缺乏相應的社會環境、交流平臺支持。

  建筑業、加工制造業——這幾乎是新生代男性農民工的就業首選。這些工作臟、累、苦,工資待遇不高,風險大,也難以獲得與女孩相處的機會;而在一些玩具加工業、電子產品組裝服務業、紡織制衣業,新生代女性農民工則成群結隊。

  職業搭起的圍墻束縛著青春萌動的新生代農民工。南京大學社會學系主任風笑天認為,階層地位、社會角色,也給他們的戀愛、結婚、生育以及子女撫養等蒙上了一層陰影。而他們臨時性、流動性的職業特點,又加重了困難。

    另據機構統計,我國現階段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務工者總數約有8487萬人,占外出務工者總數的58.4%。“如此龐大的一個群體,能否在成家立業的關鍵年齡順利找到配偶并組建新家庭,直接關系到社會的穩定。”董艦說。

  22歲的農民工周曉強認為,進城之前,婚姻基本上不是個問題,很容易依靠親緣、地緣等社會關系締結。進城以后,不確定因素就增加了。

  上海華日服裝有限公司工會主席朱雪芹認為,與城市里的新興白領群體不同,新生代農民工缺乏相應的經濟能力,不足以完全實現婚姻自主。

專家呼吁搭建交流平臺 納入公共服務

  加快農民工等城市邊緣人群的城市融入,事關推進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專家認為,需要為這一群體提供均等的公共服務,其中也包含情感、婚戀服務,并促進、幫助他們建立穩定的家庭。

    據介紹,各式各樣的交友活動、相親節目、婚戀網站對于普通的城市白領來說,早已屢見不鮮。但農民工在這些平臺上卻成了“弱勢群體”。目前為城市務工人員提供婚戀情感服務的公益平臺和商業組織均少之又少。

    隨著智能手機和移動互聯網應用的日益普及,新生代農民工用手機找對象的草根群體規模超出想象。擁有1.3億注冊用戶的有緣網提供的數據顯示,該網站注冊用戶年齡以19歲-28歲為主,主要為中低端收入用戶人群,月收入集中于2000元-5000元。

    董艦說,與具有白領廣告號召力的城市婚戀網站不同,有緣網這類具有公益性的大眾情感交流平臺尚待政策引導和支持。

    “中國正處于城鎮化的關鍵時刻,第二代農民工是其中的主力軍。只有免除后顧之憂,這些正處于成家立業關鍵期的青年們才能安居樂業。”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社會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春光認為,新生代農民工數量龐大,其面臨的婚戀問題與時代變遷、社會發展密切相關。政府應完善社會政策,為新生代農民工融入城市提供保障。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表